青草指环

路,友伴不散

文 / 1703班 周洋

深秋卯时,夜色未褪,朝阳未至,万物皆处于休养生息之态。街头巷尾,仅存的几盏路灯,顽强地撑起一片光亮,为街上零零散散的几个人指路。

没过许久,天亮了。渐闻汽车的鸣笛声与小贩的吆喝声此消彼长,在弥漫的雾气中穿梭自如。我也加入一这场轰轰烈烈的早高峰中,开启了我的赶路之旅。

走在那条闭眼都能走回家的大道上,步伐不由自主地急促起来,仿佛容不得与周边的人眼神滞留一秒似的。于是我故作姿态地盯着导航,发现软件上显示的公里数还是有资格做我炫耀的资本的。这一路上我不停地向好友分享我的实时路况,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可能只是不想无趣吧,毕竟一个人走的路远不如两个人走的路来得精彩,来得放纵。他没有觉得厌烦,而是习惯性地一句一句答复我,尽管我们的对话时而简单到用一个“哦”便可继续下去,但这并没有什么关系。因为我们都习惯了对方,也习惯了为对方的习惯而改变。

大约四十分钟过后,我熟悉的路段已接近尽头,辗转至一片新的天地,一切都颇有新鲜感。走过一家家粉馆,已经饥肠辘辘的我没有选择驻留,而是加快步伐,与好友碰面的“野心”不断膨胀。于是我一路小跑,消息提示音一直在响,从未中断。

在即将跑过十字路口之际,我停下了脚步。眼前的糖画勾住了我的目光,儿时的记忆瞬间在脑中浮现,美好得让人发笑。老板见状,热情地问道:“要不要来一个?”看着眼前一串串宛如艺术品加工而成的鹿、虎、龙等,我想了很久,说:“来只羊吧。”“好嘞!”只见他熟练地用勺子舀了一大勺糖浆,在大理石板上尽情创作,仿佛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手中的手机持续响了很久,我感受到来者的急切了。

我赶快回了一个滑稽的表情过去,之后便不再有回信。于是我不再理会。再抬头看时,一幅艺术品已被一气呵成,我顺手接过那只羊,又顺便要了条鱼,于是老板再次开始了他的表演。他专注地盯着板,我看着他盯着板,殊不知在远处有四只眼睛正望着我看着他盯着板。

付过钱后,我离开了。一辆汽车从眼前飞驰而过,随后那四只眼睛便飞扑过来,给了我一个巨大的“惊喜”,准确来说更多的是惊吓。“喏,给你,吓得我半死!”“专门给我买的?”四只眼睛将受宠若惊的期望投向我,我一时没接住,掉到了地上。“嗯?我只是顺便而已。”“只是顺便?”四只眼睛一脸坏笑地望着我。

“嗯,顺便记起给你买的。”

“原来如此。”四只眼睛的弧度又加大了。

之后,一路欢笑,一路嫌弃,两只背影一同消失在路口。嗯,每一条与你走过的路,都愿友伴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