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草指环

锦年如梦,悠悠我心

文 / 1709班 熊诺嘉

——依稀记得,你说过,年少时最美好的事情就是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可是,我们都还没有表白……

那时候,老班实施了一个名叫“先富带后富”的学习计划,将班上的学生分成了若干组,而顾宇深和宋子悠就是其中之一。顾宇深的成绩虽算不得顶好的,但总归是被老师列为“尖子生”的一类人,在宋子悠的记忆里,顾宇深是属于那种长相清秀的男生,五官生得精致,性格很腼腆。

宋子悠说,她第一次看见顾宇深时,只觉得他那双眸子格外温柔,宛如一剪秋水。

“嘿!你叫什么名字啊?”

“顾宇深。”

“嘿!你不问我叫什么名字吗?”

“嗯?”

“我叫宋子悠,以后我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要互相照应照应啊!”

顾宇深抬起头,对上女孩灵动的水眸,阳光倾落,勾勒出男孩女孩侧脸的轮廓,只觉得岁月静好。那是喜欢的感觉吗?不是。那是浅浅的心动,似柠檬初上。

“函数f(x)是定义在……”顾宇深低着头认真地在作业本上写着什么,边写着边向宋子悠细细解释着,格外耐心。宋子悠单手支着头,不停玩弄着手中的圆规。

“明白了吗?”顾宇深搁下手中的笔低声问道。

“不明白!”宋子悠斜着头笑道。

“别开玩笑!”顾宇深与宋子悠错开眸光迅速低下头去,隐约看到,他的耳尖微微有些泛红。

后来,老班突然放出狠话,说如果这次期考,“被扶助”的同学不能有很明显的起色,便取消这个学习小组。宋子悠听到后,像发了疯一样,疯狂地学习,连下课也要抓紧时间做几道数学题,去食堂的路上也要抢背几个英语单词,朋友问她,是想通了吗?她点头,但是她知道,自己只是单纯地不想取消这个学习小组,听说,她后来从班上的三十八名进步到了十四名,任谁都感到不可思议。

顾宇深问她:“为什么突然这么努力?”她答道:“我不应该努力吗?”顾宇深一时语塞。“顾宇深。”“嗯?”“你以后想考什么大学?”“……”顾宇深沉思了一会儿说:“我……不知道……那,你呢?”宋子悠说:“我想考F大,但好像不太可能呢……”“没努力过,怎么就知道不可能呢?”宋子悠转过头,看见少年秀气的脸庞,竟忘记自己要说些什么了。

“顾宇深,你能告诉我这道题……”顾宇深正准备去拿笔,忽然抬头,发现自己面前的这个女孩早已换了人,他转身,发现那个位置空荡荡的,哦,他忘记了,那女孩早就走了,她们全家都搬去了香港啊……顾宇深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掩不住深深的落寞。

“抱歉,这题我也做错了……”顾宇深起身,走向那个靠窗的位置,满是涂鸦的墙,缺了一个角的课桌,摇摇晃晃的椅子,变形的抽屉……

突然,他发现坑坑洼洼的封面上有一行清秀的蓝色水笔写的字,他认得,那是她的字迹:

笨蛋,我喜欢你呀——GYS

顾宇深凝眸注视着这行小字,突然想起那个她,一个曾出现在他生活里的一道亮光说过那样一句话:年少时最好的事情就是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

可是,宋子悠,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也喜欢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