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靡花事

我想成为的那种好姑娘

文 / 1606班 赵一曼

要淋过多少斤两雨水,跑过多少丈里路程,才敢说得出:我已亭亭,无忧亦无惧?

天下生物大多爱欣赏别人的故事,俗气的叫法是八卦,洋气点的称作是通古今中外。别人的故事大多轰轰烈烈,别人大多闪闪发光。于是一种羡慕的情绪油然而生,甚至有想要成为的渴望。

我曾想变成的那种姑娘,特点很多,非要概括的话,除了一个“好”字其它言语都失色,在我读童话的时候,就深受“真善美”的影响,希望变成童话里的人物,拥有宫殿和爱情。上学之后,总是仰视考试得第一的那种姑娘。第一总是神秘的,她可能勤奋踏实常年稳坐第一宝座,她可能平时吊儿郎当,考试一鸣惊人,轻轻松松就拿到了或许别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都拿不到的东西。

后来啊,当所在的圈子成熟到不再以零食为支撑,这样一种姑娘极有诱惑力,她说得出明星绯闻,谈得了体育竞技,指点得好穿衣打扮,也比划得了军事政治,谁和她在一起都有的聊,谁听她讲话都面透微笑,她是圈里的核心人物,拥有着清纯的八面玲珑。好姑娘继续发展,以气质著称,面容姣好,瞳或者像狐狸的灵动,或者像海,一望无际而波澜不惊。她长发飘飘,写得一手娟秀的好字,作得一篇篇清朗但不矫情的文章。她走过很多路,读过很多书,行事稳稳妥妥,性子固固执执,成绩优秀讨人喜欢。

我曾想成为许多种的好姑娘,她高高的瘦瘦的,甚至声音甜甜亮亮的,那种会用左手使筷子的,有勇气把一头长发剪到齐耳的,那种会明明白白地对人说“其实我很讨厌你”的姑娘,甚至那种傻气得带刺的姑娘。

活过这些年,我终于没有成为曾想成为的好姑娘。我操着一口恶俗的脏话,披着一脸乏味的皮,守着一份不上不下的成绩,扮着圈子里可有可无的角色,我跑步很少坚持下来,看书翻不过头三章,我下过很多决心,决心都付诸东流。我有过很多勇气,勇气都燃烧殆尽。我过着与我所想的相去甚远的风风火火马马虎虎的生活。

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会在成长中慢慢接受自己的平凡,依旧我行我素,那就天诛地灭好了,依旧乍乍呼呼,那就追追蝴蝶好了。我以为的最好自己是别人的最好,但是呢,最好的自己其实只是在于自己。

 

指导老师:熊经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