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如夏花

觅 北

文 / 1505高晶晶

我想在那里安置青春,色彩斑斓的枫叶林环绕屋前屋后,一条小径通向四季的路口。满园银杏落地金黄,和着炊烟的清香,晨曦又日落。

月光打碎树影的土路,落地的银杏叶上嵌有诗意的鞋纹。姐从大北发来雪图诱惑一颗南方的心,浇灌着觅北的芽。

姐在大北遇见了老咸猪。深夜老咸猪跟姐拌嘴独霸一辆自行车,可他口是心非。耷拉着一副欠揍的脸,依旧无奈地让姐骑自行车踩回宿舍。而这样一个老咸猪,心甘情愿帮姐背上沉重的杂物包紧跟自行车奔跑。在大北,一辆自行车里都能踩出甜蜜的笑话。

互不掩饰的俩吃货窜遍美食店,老咸猪常常为姐买饭单,姐在他面前霸道得自然,二郎腿一翘,咀嚼食物肆意发声,最后发出一个心满意足的饱嗝儿。

年末,正能量的姐在北方瞧见两个老外在公共场合吸烟,灰烟弥漫中姐一张不满的脸。姐踹脚跃跃欲试,可老咸猪一脚拽住姐的腿。“你今天要犯事儿,我得陪你去派出所,那我回云南就泡汤了!”姐,龇着牙,咬着唇,红色泛滥她的脸。

老咸猪常陪姐走一晚上,在月光下走到翌日清晨四点去看日出。姐在黑路上,有老咸猪护她周全。当太阳露出地平线,老咸猪看见姐的眼睛闪光,也陪旁会心欢喜。“星星装饰了你的窗,而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老咸猪和姐忆过去、谈当下、胡言未来。他朴实、真诚。这或许是最暖心的男孩。

热闹的人易散场,慢热的人最情长。

这一年,倒春寒来得猛烈。碎花树下坚强开了花。雨季提早,南涝北旱。寒蝉故去,冬日,清静了耳根。

当下南方的冷冬,珍惜甚矣。默默许愿翌年能抵达大北,用落叶和白雪装饰我的南梦。如果站在辽阔的大北呐喊不是一场虚梦,那么时而的隐忍和困难也会随之淡若清风。

大北的银杏,满地清黄。枫叶张开嘴哗哗作响。南北纵横,欲读懂江南钟灵毓秀,大北策马奔腾;常绿的南方和落叶的北方。落叶不是无情物,倾心滋养土壤。黑土孕育着大米,彰显东北的辉煌。

不论是秦岭以南,还是淮河以北,都是要用心才能读到的美好。

大北的秋很短,闭眼冬日悄然蔓延。在冬日的大北,偶遇晴天,有闲心变得像小狗一样,慵懒地躺在落叶丛中,用额头顶触难得的暖阳。然后,去种一棵不知是否能存活的树,无人惊扰……

把追蝴蝶的时间用来养花,等到春暖花开,蝴蝶自来。

很钦佩打碎牙往肚子里吞,硬着头皮去做不想做的事。人可以活在低谷,但要有一颗上进的心。丰子恺说:“我的生活全部沉浸在时间的急流中,跟了它流下去,没有抬起头望望这急流的前后的光景的能力。”

现在经历的,会是日后怀念的。

有时候需要有前面的苦心经营,才可能会有后面的偶然相遇。天南地北,风雨兼程!

钟情于银饰能带来水道渠成的幸福。

我希望有一个如老咸猪的人,朋友也好,情人也罢。能从清晨到傍晚,山野到书房。情趣相投去枫林银杏树下,读大北,听雪说悄悄话。惬意睡在大北的落叶地毯上,头枕双臂,两腿分叉,仰视枫叶从树枝一阶一阶跳到空中,倾听它旋舞落地的窸窣声。

愿驻足大北,已是枫叶满地,瑞雪将至矣……

 

 

指导老师:张丽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