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如夏花

写给梧桐的信

文 / 1715班 丁晓文

亲爱的梧桐:

青川镇上那个有点羞涩的男孩回来了吗?

他有没有去到镇子上的山楂林里,摘一捧山楂给他的阿妈?我猜得到他抱着满怀火红的酸甜,带着阳光一样灿烂的笑颜飞奔着去找他当年离开时他和阿妈相依为命的小屋时,有多快乐。

不知他家里那深可藏膝的院子里的草又长了几寸?他阿妈坟前墓上的蛛网又结了几层?他儿时常带的那个护身符上的铃铛是否还会随风鸣响?他阿妈日思夜想久久盼望的孩子是否回乡?不知那吱吱作响的木门上又长了几颗虫洞?不知那离家的人是不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阿妈的茶汤而潸然泪沾衣裳。

以前他经常提起他阿妈煮的茶汤,他说:在某个有点凉的晚上,他会如约收到一碗茶汤,他阿妈会在汤里放些火红的山楂,汤伴着淡淡地酸甜却载着阿妈沉甸甸的爱和希望。当他喝下的时候,他会从唇齿到心头涌运出波波热浪,像儿时他阿妈将他搂在怀里那样温暖。

其实我也喝过茶汤,那煮汤的人在天冷时怕我受凉,担心我受伤,她会不惜跑到另一个城市的小镇市集上,找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那个自家产糖的人买一包纯正的红黑色的糖,只因为我喜欢甘蔗的清香。我现在已经很久没有尝过那样的甜香,没有喝过那伴着姜仔的辛香还加了一勺心疼一杯关心,一碗牵挂的茶汤。没有感觉那涌动的热浪,更没有被那个人搂在怀里聆听她的气息,感受她最真实动人的温度。

在某个白雪盖住大地,寒气弥漫的晚上,我看着暮色中仍白愰愰的雪,看那淡白色的月亮,透过轻纱般的月光,我仿佛看见,在那个美丽的南方小镇上,在那个即便是下了雪,杨柳也依旧青翠欲滴的地方,会有一个人,她跟我一样望着月亮,她应该在担心,我是否会在没有她茶香弥漫的地方受伤。在某个有点凉的晚上,我想念那个人,想念她的茶汤。

亲爱的梧桐,你知道吗?在几年之前有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会坐在杂草丛生的破院里,数着你离开时留下的几枚脚印。她,一数再数。数掉了山楂树的叶子。

亲爱的梧桐,你知道吗?在几年之前有个瘦骨嶙峋的老妇人会蹒跚地走到门口,斜靠在门框上,望着你离开时说好会回来的方向。她一望再望。望穿了秋水。

亲爱的梧桐,你知道吗?在几年之前有个孤苦伶仃的老妇人会无助地躺在床上,隔着一层布满了灰尘的蚊帐,听着她那时做给你的护身符上的铃铛随风鸣响。她,一听再听,听断了清风拂扬很久很久。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等着,她等了。

她就那样等着等着,便等成了一生的遣憾。

亲爱的梧桐,我知道你也一定很想她。在某个阳光灿烂,风声温柔的日子里,请回到青川镇上,抚去她墓上的蛛网,为她的坟前添上几颗她生前爱吃的火红的山楂,为她敬一杯清酒,告诉她,她所牵挂的人已回家。

 

指导老师:虞曾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