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留声

读《流浪的二胡》有感

文 / 1711班 莫琼瑛

提起二胡,我只停留在悲情《二泉映月》的印象中,停留在瞎子阿炳的悲惨境遇里。直至今日,我才知道……

“一方水土的精灵,一盈风情的血脉,器乐是一个时代一种文化的魂魄”。二胡是魂魄?《二泉映月》是一种流浪者的无奈;《病中吟》是一种流浪的悲凉;《良宵》是一种彻骨的沧桑。”是啊,流浪在美丽的江南的二胡正是一个时代的呐喊。它呐喊着时代的腐朽,呐喊着人性的冷漠,呐喊着社会的不公,呐喊着世界的苍凉!流浪的二胡是一个时代来自灵魂的呐喊!

“流浪是生命另一种鲜活的姿态,这种鲜活的姿态永远都不能消解。”流浪的二胡催生着众多漂泊的心灵,阿炳、孙文明就是这样的极致。在凄惨的时代中,在居无定所、颠沛流离的岁月里,用这流浪的二胡传递着快乐!我承认,二胡具有悲剧性格,但悲苦中更掺杂着美好向往的幸福乐符。这体现着一种忍耐,一种坚韧,一种奋进,一种抗争!

二胡,流浪的二胡,属于美丽江南的二胡,也是具有悲剧性格的二胡,带着时代的呐喊,寄托着上辈人的反抗,传递着幸福生活的不易,携着文化的魂魄,流浪于天上人间,流浪到每个人心中,代代相传、生生不息!

 

指导老师:胡晓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