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港湾

老王

文 / 1806班 田灵子

说到老王,你第一个会想起谁呢?是隔壁老王这个网络词,还是什么其他的人呢?但是,我想只要是以前1812班的学生,第一反应就是班主任老王,王俊海呢!老王是我们对他的爱称。

第一次见到他,第一感觉是这个老师还挺年轻,挺好说话,心里暗藏不住的欢喜。

渐渐熟悉后,觉得他物理教得特别好。上课上得面面俱到,讲题讲得细致入微,还有他的那些名言——“我们来看这个盒子(猴子)的受力分析,”“狼行千里吃肉,马行千里吃草,”“我们要追求卓越,狠抓基础(班训)等等等等。对了,因为他那浮夸的“△×”的口音,班上的小可爱们还编了一首“△×之歌哩,嘚尔塔,嘚尔塔,嘚尔塔诶……”

随着老王的啤酒肚逐渐变大,高一的小年到了。老王啊,是位善解人意的老师,知道我们在学校里会想家,就组织了班上同学,搞了一次小年Party。他说,这两节课就交给你们玩,玩好,只要不闹到别人班。彩带啊,彩灯啊,教室被布置得格外温馨。我记得,他就站在一旁看我们唱啊,吃啊,闹啊,脸上挂着慈祥、和蔼的笑容。

高一下期的一次物理晚自习,老王一进来就略显疲惫地说,这两节课自习。在我们低头学习的时候,他突然缓慢且深情地说,现在新高考啊,高校自主招生大大减少,这是我们县市一中学生的大好机会啊。我知道,我们班很大一部分同学来自农村,读书是你们的唯一出路啊!我作为老师,功名利禄我都不在乎,老师的工资足以让我养家糊口。我这一辈子最开心的就是看到学生进入好的大学。说着说着,我就发现他眼眶红了。他偷偷地抹了一把眼泪,又接着给我们讲述他自己以前的故事和他和以前班上同学经过不懈努力取得满意成绩的故事。眼泪,在他脸上越发流得猛了。他用他粗糙的大手,一次又一次在他黝黑的脸上擦拭着。越说越激动,到最后,他使劲地敲着桌子说,我们这一次一定要进八个兵标。他嘴一瓢,硬是把标兵说成了兵标。当时,我们沉浸在伤感的情绪中一下就想笑了,但又不能笑。下课后,我才知道,他这样是因为知道新高考改革后,和几个老师小酌有些醉意的结果。但同时,这也表达了老王的最真的心声。我很感激,我能遇到这样一位真心实意教学的老师。

高一完结时,我们就已经听说了老王要调走了,当时是不以为意的。暑假的时候,我们班同学组织去他家拜访他,他对我们很热情,看着我们一直都是嘴角上扬。最后我们离开的时候,随着电梯门缓缓关上,他目光中的不舍和惆怅越加清晰。我没想到,那一别后,我就真的未能再次与他相见了。因为本以为开学时,他会做交接工作,还能再陪我们两天,却没想到他早已准备好交接工作了。

新的学期,我们原来的不在意变成了一次次的泪流想念,没谁不说想老王的。

在此,我想代表全班同学对王老师说一声:王老师,您特别好,能遇见您是我们的荣幸,还有,我们真的很想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