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港湾

我的太姥爷

文 / 1905班 陈鹭鹭

我有一个太姥爷,现在我很想念他。虽然说我和太姥爷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是却在有限的时间里和太姥爷建立起了很深的感情。

记得是初一的国庆假,妈妈带着我去外婆家玩。因为去的次数很少,所以在我的印象中,对于外婆家的记忆并不多。但是有一件事我却永远无法忘记。

我们到了外婆家,吃过晚饭后,我就在一棵树旁坐下了。就在我两眼放空的时候,一个佝偻着腰,皮肤黝黑,满脸皱纹,顶着一头参差不齐的花白的头发的老人,拄着一根又细又短的旧拐柱,慢吞吞地移进了我的视线。我突然回过神来,大声叫道:太姥爷,过来坐会儿啊!”“啊,你说什么啊!太姥爷耳背,听不清喽!太姥爷放下拐柱,缓缓地坐下。这时我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一直在打量着太姥爷,我发现太姥爷比上次见面时老了许多,也瘦了许多。但是人看起来还是很干净。现在天气已经转凉了,微风一吹过来,还有些冷。但是姥爷却仍然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衣,尤其那衬衣上的几个旧补丁显得格外刺眼,让我心头一震。太姥爷的裤子也很薄,总感觉风一吹,太姥爷的裤子也跟着树叶一起跳舞,不停地晃动着。这时,一片落叶飘到了太姥爷脚旁,太姥爷望着那片落叶,目光定了定,眼神格外的认真。我仍然没有说话,突然姥爷开了口,说:鹭鹭啊!以后放假了就多来玩啊!太姥爷年纪大了,活不了多久了,见不了几面了,我啊!想你太姥姥了……”听了这话,我有些不知所措,原本想说些什么,可最后还是沉默了。

那天傍晚,一向安静的太姥爷话好像格外的多。太姥爷和我说了许多关于他年轻时候的故事,他说他和太姥姥很早就结婚了,太姥姥很心疼太姥爷,总是担心太姥爷累着,饿着,和太姥爷一辈子都过着清贫的日子,但是太姥爷说他们过得很开心。太姥爷还说他身上穿的那件旧衬衣就是太姥姥给缝的,但是也是最后一件,所以他一直都舍不得丢。太姥爷说的时候,他那双像松树皮一样的手一直比划着,脸上洋溢的全是幸福的笑容。那天晚上我一直在想太姥爷说的话,翻来覆去,难以入眠。

到了我们走的那天,太姥爷急匆匆地从床底下摸出了一个布满灰尘的塑料袋,递给了妈妈,说:这里面有4万块钱,,是你这几年给我的和我自己攒的一些,我人老了,也没什么用,你拿着用。妈妈打开一看,厚厚的几叠花花绿绿的满是褶皱的纸币和各种币值的硬币。妈妈看了叹了声气,又悄悄地放回了太姥爷屋里。回去的路上,车里的空气好像格外浊杂,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花开花落,只在一朝一夕;缘起缘由,只在今生今世;生始死终,只在一念之间。人的一生无非就是两个字,太姥爷对太姥姥的思念,是我体会不到的;太姥爷和太姥姥之间的情份,是我所不懂的;太姥爷对后辈的大爱,是我想象不到的。而太姥爷所说的,对死者来说是幸福,对活着来说是难过。太姥爷和太姥姥携手走过了一切艰难,相互搀扶,对太姥爷来说人生已经圆满,是幸福的。但是对我们这么受太姥爷恩庇的后辈来说,却忘不了太姥爷的大爱,是难过的。

太姥爷我真的想你了!愿您和太姥姥在天国依旧幸福!

指导老师:李海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