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草指环

那年夏天

文 / 1902班 杨鑫如

人生就是一次次幸福的相聚,夹杂着一次次伤感的离别,我不是在最好的时光遇见了你,而是遇见了你我才有了这段美好的时光。

碧绿的杨柳,清脆的蝉鸣,随风而来的阵阵荷花清香,都在我心中微微荡漾着,偶尔看着窗外挤进来的阳光,眼里顿时起了雾气,不知道你会不会记起那个夏天。那时的我心烦意乱,迷茫、无措笼罩着我,让我的情绪一再崩溃。是你,将我从黑暗之中带向光明,是你,抚顺了我焦躁的心绪。是你,带我蓄力奔跑,也让我明白沉淀在内心深处的那份寂静与安然。

而我记忆中最清晰的便是你为我缝裤时的身影在上户外的体育课时只听老师一声解散令下,同学们便作飞禽散了去,我也紧跟其后,只听到的一声,我低头一看发现裤缝裂了,于是小心翼翼挪动着唯恐别人发现我的不自在。终于到了教室,只见你从橘子色的书包中拿出一个彩色的线包,窗外夕阳的余辉暖暖地洒向各方,你轻轻地捻了捻那根细长的黑线,就着残阳,一下又一下,一下又一下,穿过针孔,穿过裤缝。偶尔,风调皮地掠起你的发髻,吹散了几根细发,你轻轻地别好。或许是察觉到我内心的燥动,你悠悠地说:真正的平静,不是远离车马尘嚣,而是在内心修篱种菊,即使往事如流,涛声依旧,放弃执念,便可寂静安然。那一番话打破了我长久的喧闹,让我心绪平和。

记忆中的残阳从微红变得深紫,从孟夏到深冬,承载着我们太多太多美好的回忆。

期末考后,我们走在一条灰白的马路上,路灯闪烁着紫蓝色的光芒,黑暗中的身影从长变短,忽而一阵风吹来,树叶悠悠而下。你停下脚步对我说道:我要转学了,明天十点走。”“我会去的!可我因受凉发烧终究与她错过,只剩下无尽的遗憾。

直到多年以后我才明白,那时的自责或是不舍,其实都不重要,因为有些人看似已经走远,却从未真正离开。而我也相信,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指导老师:董珂